颜师古注:“释 公始即位何不称一年而言元年也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6日

  送彩金的彩票群彩票怎么在手机上购买国外正规的彩票软件董仲舒举贤良对策译注_哲学_高档教育_教育专区。董仲舒举贤良对策译注 (一) 陛下发德音,下明诏,求天命与情性(2),皆非愚臣之所能及也。臣谨案(3) 《春秋》之中,视宿世已行之事,以观天人相与(4)之际,甚可畏也。国度将有 失道之败, 而天乃先出

  董仲舒举贤良对策译注 (一) 陛下发德音,下明诏,求天命与情性(2),皆非愚臣之所能及也。臣谨案(3) 《春秋》之中,视宿世已行之事,以观天人相与(4)之际,甚可畏也。国度将有 失道之败, 而天乃先出灾祸以遣告之, 不知自省, 又出奇异以惊惧之, 尚不知变, 而伤败(5)甚至。以此见天心之仁爱人君而欲止其乱也。自非大亡(6)道之世者, 天尽欲搀扶而全安之,事在强勉罢了矣。强勉学问,则闻见博而知(7)益明;强 勉行道(8),则德日起而大有功:此皆可使还至(9)而无效者也。《诗》曰“夙夜匪 解”(10),《书》曰“茂哉茂哉(11)!”皆强勉之谓也。 正文: (1)董仲舒,生于华文帝元年(公元前 179 年),卒于汉武帝太初元年(公 元前 104 年),西汉广川人,今河北景县广川镇大董故庄村即董子家园人。其 少治《公羊春秋》,就学于胡毋生,汉景帝元年(公元前 158 年)立为博士。 汉武帝元光元年(公元前 135 年)应举贤良策,擢江都(今扬州)相。元光五 年(公元前 130 年)因江都易王刘非的缘由罢为中医生,“掌谈论”,居于长安。 其间,于家中著《灾异之记》,为主父偃诬告毁谤朝政而下狱,武帝下诏赦宥其 罪。不久,复为江都相。丞相公孙弘治《公羊春秋》不如董仲舒,屡次三番设想 谗谄。胶西王任意放纵,多次无故斩杀朝廷高级官员,公孙弘欲借胶西王之手杀 董仲舒,保举董仲舒任胶西王相。胶西王知董仲舒德性高贵而未加害。不久董仲 舒推病告退居家。从此,他无意宦途,不问家业,专事著作。朝廷每有大事派大 臣到其家中收罗看法。据史乘记录,其子孙皆以学致高官。董仲舒在我国思惟史 上有着严重影响,其学说尤为历代封建统治者所推重。不少处所为他建祠设祭。 清以前, 除景州及广川所建董子祠外,董仲舒曾任江都王相的扬州董子祠最为显 赫。据《扬州文化概况》载:“统治阶层曾在北柳巷设董子祠,先为正谊书院, 明正德年间更正谊祠,祀汉丞相董仲舒。到清代,圣祖康熙赐‘公理明道’匾额, 遂改为董子祠。中供董仲舒像,朱袍象笏、冕旒严然。并将附近的一条街定为贤 良街,一条巷定为正谊巷,另一条巷定为大儒坊(今南柳巷)。过去的盐运司衙 门,本为董子故宅,相传旧有井,曰:‘董井’。明清两朝,盐运使都曾在此建亭 筑轩,钦慕前贤。除此之外,江都县还有正谊乡”。《举贤良对策》节选自《汉 书·董仲舒传》,标题问题为译注者所加。全文共 21 节,1—8 节为第一次对策的全 文,9—14 节为第二次对策的全文,15—21 节为第三次对策的全文。董仲舒一 生著作颇丰,其成名立品之作为《举贤良对策》,代表性著作为《春秋繁露》, 其著作《汉书·艺文志》有录。事迹详见《史记·董仲舒传》、《汉书·董仲舒传》。 今人衡水魏文华、 景州刘月峰有董仲舒研究专著, 亦可拜见译注者著 《景州笔谭》 。 (2)情性,环境和素质。 (3)案,同按,审查、研求。 (4)相与,彼此之间的关系,相联系关系的地点。 (5)伤败,国度呈现天灾人祸或动乱波折。 (6)亡,通“无”。 (7)行道,遵照“天命”管理国度。 (8)知,同智。 (9)还,音旋,敏捷。至,极、最。还至,很快恢复到本来国度大治的局 面。 (10)《诗》,即《诗经》。“夙夜匪解”,旦夕不懈。《大雅·烝民》中的诗 句:“夙夜匪解,以事一人。”大意是,日夜工作不松弛,为了周王一小我。夙, 早。解,懒惰,音懈。 (11)《书》,即《尚书》。“茂哉茂哉!”引自《尚书·咎繇谟》。茂,奋勉, 勤奋。 译文: 陛下您用圣德之音,下达贤明的诏书,(听取人们的看法,)但愿了了“天 命”之奇妙、国度之形式、治国所应遵照之纪律。这些都不是我如许迟钝的臣子 所能回覆得了的。微臣我当真研究《春秋》所记录的、以前历代所发生的工作, 察看、阐发天命和人事之间的关系,感应十分害怕。每当国度将要呈现有悖天命 的弊政,上天老是先把天然灾祸降临到世间,以警告那些违反治国之道的君主, 若是他们不懂得这是上天的惩诫而看不到本人的过错, 上天又会呈现奇异天象使 他们感应惊惧, 若是他们还不克不及认识这种变化的危险性,那国度的动乱和危难就 真的来到了。 由此能够看出上天是以仁爱之心看待君主并但愿他们检核本人的行 为、遏止国度可能呈现的乱子。除了那些真正的无道君主,上天都要搀扶他们并 且用各类法子庇护他们,使他们成功地管理本人的国度, (而要想获得上天的保 佑,)君主就要奋勉自持,恪守准确的治国之道。用这种立场去研究学问,就会 使本人见多识广、洞悉事物的内在纪律;用这种立场去管理国度,就会使本人德 声远播、收到事半功倍的功能:这些都是可以或许使国度敏捷恢复大治的、行之无效 的法子。《诗经》说,“从早到晚,不敢懒惰。”《虞书》说,“勤奋啊勤奋啊!” 这些都是规劝(人们)自暴自弃的话语。 道者,所繇适(1)于治之路也,仁义礼乐皆其具也。故聖王已没,而子孙长 久平和平静数百岁, 此皆礼乐教化之功也。 王者未作乐之时, 乃用先王之乐宜于世者, 而以深切教化于民。教化之情不得,雅颂(2)之乐不成,故王者功成作乐,乐其 德也。乐者,所以变风气,化风俗也;其变民也易,其化人也著(3)。故声发于 和(4)而本于情,接于肌肤,臧(5)于骨髓。故王道虽微缺,而筦絃(6)之声未衰也。 夫虞氏(7)之不为政久矣, 然而乐颂遗风犹有存者, 是以孔子在齐而闻 《韶》 也(8)。 夫人君莫不欲安存而恶危亡,然而政乱国危者甚众,地点者非其人,而所繇(9) 者非其道,是以政日以仆灭(10)也。夫周道衰于幽厉(11),非道亡也,幽厉不繇 也。至于宣王(12),思昔先王之德,兴滞补弊,明文武之功业,周道粲然回复, 诗人美之而作,上天助之,为生贤佐,后世称颂,至今不停。此夙夜疑惑积德之 所致也。孔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也(13)。故治乱废兴在于己,非天降命不 可得反,其所筹划誖(14)谬失其统也。 正文: (1)繇,音由,从。适,往。 (2)雅,正,是“言王政之所由荣枯的”作品,政事有大、小,故有大雅、 小雅之分。颂,颂美王的“大德”。 (3)著,明。 (4)和,古乐器名, 《尔雅·释乐》:“大笙为之巢,小者为之和”。原注:“和, 小笙名,有十三根簧管。《仪礼·乡射礼》:‘三笙一和而成声。’郑玄注:‘三人吹 笙,一人吹和。’” (5)臧,通藏,深切的意义。 (6)筦絃,通管弦、乐器。 (7)虞氏,即有虞氏,传说中的远古部落,舜为其部落魁首。 (8)《韶》,虞舜乐名。 (9)繇,遵照。 (10)仆灭,衰败。 (11)幽,周幽王。厉,周厉王。 (12)宣王,周宣王。 (13)语出《论语·卫灵公篇第十五》。颜师古注:“言明智之人则能行道。 内无其实,非道所化。” (14)誖,悖的异体字。 译文: 所谓“道”,就是(君主)该当遵照的管理国度的根基纪律,仁义礼乐都是“道” 得以实现的东西。 那些道德高贵的君主归天当前,其子孙在几百年的时间里长久 平和平静地管理着国度, 这些都是使用礼乐教育传染感动苍生的成果。君主未制造本人的 音乐之前, 老是选择前代帝王音乐中那些适于现代的作品,对苍生进行深刻入里 的教育传染感动。若是这种教育传染感动起不到入情入理的成果,不克不及象“雅颂之乐”那样 称道君主的大德,那么君主(就要)在成绩大业之后亲便宜作音乐,这是他们在 用音乐称道本人的大德啊。所谓音乐,是用来改变风气风俗的。用音乐去改变民 风风俗是简略单纯可行的, 结果也长短常显著的。虽然乐曲的声音是从各类乐器中演 奏出来的,但它却来历于豪情,接触到肌肤,深藏在骨髓(,使思惟起到刻骨铭 心地变化)。所以在有的时候,管理国度的路子虽然有些误差,但宣传君主大德 的管弦之音却没有衰败(,事理就在这里)。舜为政治国的年代曾经离我们很遥 远了,但制造音乐称道君主大德的做法却不断承继下来,所以(良多年后,)孔 子在齐国还能听到称道君主大德的《韶》乐。世上所有的君主,没有哪一个不希 望鼎祚安靖悠长、永不衰败,但(现实上,)政乱国危(致使国度败亡)的良多, (缘由就是) 执掌国度权力的已不是本来的君主,而他所遵照的又不是准确的治 国之道,所以才使国政日益紊乱(国度走向败亡)。周朝政治的衰败是从幽、厉 二王起头的,这个期间不是管理国度的准确路子不具有了,是幽、厉二王不按正 确的路子管理国度。到了周宣王(即位)之时,他思念并发扬先王勤政爱民的传 统,将废止不消的好法子恢复起来,遏制那些有悖治国之道的弊政,使文王、武 王的功业得以发扬,周朝呈现了灿然回复的场合排场, (于是,)诗人赞誉他而作诗, 上天助护他, 为他生出贤良的辅佐, 后世之人也 (怀着虔诚的表情) 颂扬他, (他 的赞誉之词)至今不停于世。这是改日夜劳累,勤于政事,奉行准确的治国之道 的成果。孔子说“明智的人能够弘扬圣人之道,而圣人之道却很难将那些冥顽不 化的人改变过来。”所以,国度的治乱兴亡在于君主本人,除非天命降临,这种 环境不会改变。 (由此可见,国度败亡的缘由是)君主所奉行的政治有悖于圣王 的治国之道,使朝廷得到了法纪(所形成的)啊。 臣闻天之所大奉(1)使之王者,必有非人力所能致而自至者,此受命之符(2) 也。全国之人齐心归之,若归父母,故天瑞应诚而至。《书》曰“白鱼入于王舟, 有火復于王屋,流为乌(3)”,此盖受命之符也。周公曰“復哉復哉(4)”,孔子曰“德 不孤,必有邻(5)”,皆积善累德之效也。及至后世,淫佚陵夷,不克不及统理群生, 诸侯背畔(6),残贼良民以争壤土,废德教而任科罚。科罚不中,则生邪气,邪 气积于下,怨恶畜于上。上下不和,则阴阳缪盭(7)而妖孽生矣。此灾异所缘而 起也。 正文: (1)奉,协助。 (2)符,凭证,符命。符命,古时以所谓“吉祥”的征兆附会成君主得天命 的凭证。这种凭证称之为符命。《魏书·临淮王潭传》:“汉高不因瓜瓞(音蝶) 之绪,光武又无世及之德,皆所受符命,不由父祖。” (3)颜师古注:“《今文尚书·泰誓》之辞也。言伐纣之时有此瑞也。復, 归也”。白鱼进入武王的坐船,火光回归武王的宫室,后又化为火乌,这些都是 武王伐纣之前的吉祥。乌,古代神话相传,太阳中之三足乌,用为太阳的代称。 《史记·周本纪第四》载:“九年,武王上祭于毕。东观兵,至于孟津。……武王 渡河,中流,白鱼跃于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复于下,至于王 屋,流为乌,其色赤,其声魄云。是时,诸侯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诸侯。”原注: 马融曰:“王屋,王所居屋。流,行也。魄然,安靖意也。”郑玄曰:“武王卒父大 业,故乌瑞臻。赤者,周之杂色也。” (4)语出《尚书》。颜师古注:“周公视火乌之瑞,乃曰‘復哉復哉!’復, 报也,言周有大德,故天报以此瑞也。亦见《今文泰誓》也。” (5)语出《论语·里仁篇第四》。意为有道德者从不孤立,总会有协助他的 人。 (6)畔,通叛。 (7)缪,音鸠,颜师古注,“缪,绞也。”盭,古戾字,乖张、暴戾,引申 为违反。缪戾,彼此背离的工具纠缠在一路。 译文: 微臣传闻,每当上天要供给大的协助,使那些(道德高贵的人)成为君主, 必然有人力做不到、而又天然而然地呈现的现象发生,这就是天命降临的征兆。 (一旦有这种现象呈现,)全国之人就会毫不勉强地归属于他,就象属于本人的 父母,在这种环境下,意味天命的“吉祥”就会应运而至。《今文尚书》说“白鱼跃 入武王的御船,火亮光于武王的宫室,(那火光)飞到天空化作太阳乌”,这些 都是(武王)受命(伐纣)的征兆。周公说“善报啊善报啊”,孔子说“修德之人不 会孤立,必有世人互助”,这些都是积善累德的成果。到了周朝的后世,君主骄 奢淫逸,朝政日益衰败,(君主)得到了统治办理全国的能力,诸侯变节,摧残 苍生,瓜分、抢夺河山,烧毁道德教育而奉行、专肆科罚。(因为他们)不 能准确地利用科罚,使险恶之气发生;邪秽之气积储于下,怨恶之气堆积于上, 上下不和,阴阳两种性质错谬相反的工具绞织在一路,灾异就呈现了。这就是灾 异之所以发生的缘由啊。 臣闻命者天之令也,性者生之质也,情者人之欲也。或夭或寿,或仁或鄙, 陶冶而成之, 不克不及粹美(1), 有治乱之所生, 故不齐也。 孔子曰“君子之德风 (也) , 小人之德屮(也),屮上之风必偃(2)。”故尧舜行德则民仁寿,桀纣行暴则民鄙 夭。夫上之化下,下之从上,犹泥之在钧(3),唯甄者(4)之所为;犹金之在镕(5), 唯冶者之所铸。“绥之斯俫(6),动之斯和”,此之谓也。 正文: (1)颜师古注:“陶以喻造瓦,冶以喻铸金也。言天之生人有似于此也。粹, 纯也。” (2)语出《论语·颜渊篇第十二》。颜师古注:“言人之从化,若草遇风则 偃仆也。”偃仆,草被风一吹垂头哈腰的样子。屮,草的古体字。此节全文:“季 康子问政于孔子曰: ‘如杀无道, 以就有道, 何如?’孔子对曰: ‘子为政, 焉用杀? 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大意是,季康子 向孔子就教若何管理国度。他问道:“若是用杀掉坏人的法子来亲近好人,怎样 样?”孔子说:“您管理国度还用得着杀人吗?您好好儿地管理国度,老苍生就会 天然而然地跟着好起来。 上等人的作风比如风, 苍生的作风比如草, 风向何处吹, 草向何处倒。” (3)钧,古代制陶器用的转轮。 (4)甄者,制造瓦器的人。 (5)镕,颜师古注:“鎔为铸器之榜样也。” (6)语出《论语·子张篇第十九》子贡对陈子禽语。颜师古注:“绥,安也。 言治国度者,安之则兢来,动之则和动听。”斯,此。徕,同来。此节全文:“陈 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认为知,一言 认为不知,言不成不慎也。夫子之不成及也,犹天之不成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 家者,所为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 如之何其可及乎?’”大意是,陈子禽对子贡说:“您太谦善了,莫非孔子比您还强 吗?”子贡道:“怀孕份的人能够一句话表示出他的聪慧,也能够一句话表示出他 的蒙昧,所以措辞不成不隆重。他白叟家是不成超越的,这就象借助梯子上天, 是底子不成能的。他白叟家若是得国而位列诸侯,得采邑而为卿医生,那就如人 们所说的,让苍生安身于社会,苍生就会安身于社会;指导苍生前进,苍生就会 前进;安抚苍生,苍生就会自远方来投奔;带动苍生,苍生就会齐心合力。他老 人家生得名誉,死得可惜。又怎样能赶得上他呢?” 译文: 微臣传闻,所谓命,就是上天的号令;所谓性,就是人生来就有的素质;所 谓情,就是人生的愿望。有的人短寿夭亡,有的人健康长命;有的人道德高贵, 有的人脾气鄙下,都是陶冶所至。(人们所受的教育和糊口履历)不都是纯正和 夸姣的,有的生于王道盛世,有的生于祸乱之年,(由于情况和前提的差别,他 们的素质和愿望)必然有所分歧。孔子说“上等人的作风就象和畅之风,老苍生 的作风就象平平之草,风向哪边吹,草向哪边倒。”所以尧舜行德政苍生就懂得 礼节而健康长命, 桀纣行苍生就道德鄙下而短寿夭亡。君主用教育传染感动的办 法管理全国,苍生就会听命于君主,这就象陶泥附着在制陶的轮子上,依制陶者 的意志而成为分歧的陶器; 就象金属熔化在模型里,依冶炼者的意志而锻造成不 同的金器。(子贡对陈子禽说)“教育传染感动苍生,苍生就会竟相归附;组织带动 苍生,苍生就会齐心合力。”讲的就是这个事理啊。 臣谨案《春秋》之文,求王道之端(1),得之于正(2),正次王,王次春(3)。 春者,天之所为也;正者,王之所为也。其意曰,上承天之所为,而下以正其所 为,正王道之端云尔。然则王者欲有所为,宜求其端于天,天道之大者在阴阳。 阳为德,阴为刑;刑主杀而德主生。是故阳常居大夏,而以生育养长为事;阴常 居大冬,而积于空虚不消之处。以此见天之任德不任刑也。天使阳出布施于上而 主岁功,使阴入伏于下而时出佐阳;阳不得阴之助,亦不克不及独成岁。终阳以成岁 为名(4),此天意也。王者承天意以处置,故任德教而不任刑。刑者不成任以治 世,犹阴之不成任以成岁也。为政而任刑,不顺于天,故先王莫之肯为也。今废 先王德教之官,而独任法律之吏治民,毋乃任刑之意与(5)!孔子曰“不教而诛为 之虐。(6)”暴政用于下,而欲德教之被四海,故难成也。 正文: (1)端,头绪。 (2)正,颜师古注:“谓正月也。” (3)“正次王,王次春”:颜师古注:“解《春秋》书,‘春王正月’之一句也。” 《春秋公羊传·隐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 岁之始也。王者孰谓?谓文王也。曷为先言王尔后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 正月?大一统也。”大意是,鲁隐公元年,春季,周历正月。元年是什么意义? 是国君起头的一年。春是什么意义?是一年的起头。王指谁?指周文王。为什么 先说王尔后说正月呢?因是周王朝历法的正月。 为什么说王正月呢?为了暗示大 一统。 (4)“终阳以成岁之名”,苏林注“卒以阳名岁,尚德不尚刑也。”颜师古注: “谓年首称春也。即上文所云‘王次春’者是也。”名,古代的一个哲学范围,与实 相对。 (5)与,同欤。 (6)语出《论语·尧曰篇第二十》,孔子之言。此节全文:“子张曰:‘何为 四恶?’子曰:‘不教而杀为之虐;不戒视成为之暴;慢令致期为之贼;犹之于人 也,出纳之吝为之有司。’”大意是,子张问道:“什么是四恶?”孔子说:“不加以 教育就杀戮就是虐, 不加以申斥就要成就就是暴;起头懒惰俄然又划定刻日就是 贼;同是给人以财物,出手鄙吝,就是小家子气。”有司,这里指古代官职卑微 的小仕宦。官职小,没有几多钱,所以出手才不风雅。 译文: 微臣隆重地根究《春秋》中的文字,(得出如许一个结论,)上天赐赉的正 确治国之道的初步是正月。 先有代表天命的君主才确定历法,有了春天君主才开 始代表上天意志统治全国。所谓春,是上天放置的;所谓正,是君主放置的。它 的寄义是, (君主) 上秉承天命的放置, 下在管理国度的过程中端副本人的行为, “正月”是(君主实施)准确的治国之道的发端,如斯罢了。但(该当留意的是) 君次要有所作为, 该当祈求上天的允准。天道运转的诸多要素中最次要的是阴阳 两个方面。阳代表的是德,阴代表的是刑;刑掌握杀罚而德掌握生成。所以阳常 居于夏日,以萌生和生育全国万物为己任;阴常居于冬季,积储、具有于空虚不 用之地。从这里也能够看出上天崇尚德教而不重用科罚。上天使阳(将有益于大 天然运转的各类前提) 布施于大地之上而成绩一年的稼穑收成,使阴躲藏隐伏于 下而不竭地阐扬感化对阳供给需要的协助;阳得不到阴的协助,就不克不及零丁地构 成一个完整的年份。 (由此可见,)阳是以成绩年岁(的运转和功能)而具有的, 这是上天的意志啊。君主(该当)秉承上天的意志管理国度,所以要崇尚德教而 不兼任科罚。 不克不及特地利用科罚管理全国, 就象阴不克不及零丁实现年岁的运转一样。 管理国度公用科罚, 违背天意, 所以过去的圣明君主没有一个情愿如许做。 此刻, 拔除先王设置的专司德教的官员,仅仅利用执掌科罚的仕宦统治苍生,这同“任 刑”的本意又有什么纷歧样!孔子说“不实施教育传染感动就动诛杀之刑就是暴政。” 暴政行于全国,而企盼夸姣的道德教育在四海之内普及开来,这是很难做到的。 臣谨案 《春秋》 谓一元之意(1), 一者万物之所从始也, 元者辞之所谓大也(2)。 谓一为元者,视(3)大始而欲副本也。《春秋》深探其本,而反自贵者始。故为 人君者,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万民,正万民以正四方。 四朴直,远近莫敢不壹于(4)正,而亡有邪气奸(5)其间者。是以阴阳调而风雨时, 群生和而万民殖,五谷孰而屮木茂,六合之间被润泽而大丰美,四海之内闻大德 而皆徕臣(6),诸福之物,可致之祥,莫不毕至,而王道终(7)矣。 正文: (1)“谓一为元”:隐公即位,《春秋》不说一年而说元年。颜师古注:“释 公始即位何不称一年而言元年也。” (2)颜师古注:“《易》称‘元者善之长也’,故曰辞之所谓大也。” (3)视,通指。 (4)壹,同一。壹于,同一于。 (5)奸,颜师古注:“奸,犯也,音干。”干,侵入、参与。 (6)徕臣,来臣服。 (7)终,竣事、完成,引申为实现。 译文: 微臣当真根究《春秋》中所说的一、元的含意,所谓一,是万物起始的初步; 所谓元, 是在 《易》 辞中暗示善的本意最具久远意义的一个。 之所以将一称为元, (是为了使人们看到, 上天赐赉的准确的治国之道, 是从万物发端的来源根基起头, ) (而且在实施的过程中)使君主的错误行为回到准确道路上来。《春秋》深刻洞 悉并宣扬这一上承天意的理论,同时强调这种“副本”之举起首从崇高的人们开 始。所以管理全国、统帅万民的君主,要按准确的治国之道规范本人的思惟、从 而规范朝廷的大政方针, 通过规范朝廷的大政方针而规范百官的执政行为,通过 规范百官的执政行为而规范苍生的道德尺度, 通过规范苍生的道德尺度而使全国 风气憨厚、政治清平。全国风气憨厚、政治清平,各类政治势力就没有胆子不统 一于朝廷的控制之中,而且不会有不正之气作秽其间。如许以来,阴阳协调风雨 及时, 社会协调人畜畅旺, 五谷丰登草木繁茂, 六合之间因雨露滋养而物产丰硕、 江山壮美, 四海之内因敬慕君王大德而远朝近服、 争相来臣, 那些意味福祉之物, 可以或许呈现的吉祥之兆,没有一个不来到(陛下面前)。如许,奉行上天赐赉的正 确的治国之道的目标也就达到了。 孔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1)”自悲可致此物,而身卑贱不 得致也。今陛下贵为皇帝,富有四海,居得致之位,操可致之势(2),又有能致 之资(3),行高而恩厚,知明而意美,爱民而好士,可谓谊主(4)矣。然而六合未 应而美祥莫至者,何也?凡以教化不立而万民不正也。夫万民之从利也,如水之 走下(5),不以教化隄(6)防之,不克不及止也。是故教化立而奸邪皆止者,其隄防完 也;教化废而奸邪并出,科罚不克不及胜者,其隄防坏也。古之王者明于此,是故南 面而治全国,莫不以教化为大务。立大(7)学以教于国,设庠序(8)以化于邑,渐 民以仁,摩民以谊(9),节(10)民以礼,故其科罚甚轻而禁不犯者,教化行而习俗 美也。 正文: (1)语出《论语·子罕篇第九》,孔子之言。古代传说,凤鸟至,“河”出图, 皆王者的吉祥。孔子自叹有王者之德而无王者之位,故无吉祥响应。 (2)颜师古注:“操,执持也。” (3)资,天分,引申为地位、声望。 (4)谊,《说文·言部》:“谊,人所谊也。”段玉裁注:“谊,义,古今字, 周时作谊,汉时作义,皆今之仁义字也。”谊主,仁义之主。 (5)走,水流之势。 (6)隄,同堤。 (7)大,通太。 (8)颜师古注:“庠序,讲授之处也,所以养老而行礼焉。《礼学记》曰‘古 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也。”党,古代处所组织,500 家为 党。术,古代行政区,12500 家为术。 (9)颜师古注:“渐为浸湿之,摩为砥砺之也。”渐,诱导。摩,勉励。谊, 即义。 (10)节,规范。 译文: 孔子说:“凤凰不来,黄河不呈现丹青,我就算完了吧!”(这是孔子)悲哀 地感应,(象本人如许道德高贵的人,)该当(打动上天)呈现吉祥之兆,但由 于身世卑贱而没有应验。现在陛下贵为皇帝,富有四海,居于可以或许使吉祥之兆出 现的高位,执掌使吉祥之兆呈现的势力,又有吉祥之兆呈现的声望,德性高贵而 恩惠膏泽深挚, 睿智高超而心地夸姣, 体恤苍生而礼贤下士, 能够称得上仁义之君了。 但六合没有因之打动、 美物吉祥没有一个到来,为什么呢?都是由于政教风化的 轨制没有确立、苍生的思惟行为不规矩。苍生都是崇尚私利的,这好像水总要向 下贱一样,不消政教风化的堤防阻遏它,苍生的这种赋性是不成能改变的。政教 风化轨制确立之后,那些作奸犯科之事、险恶污秽之气不具有了,缘由就是苍生 思惟上的堤防安稳啊;政教风化轨制拔除,那些作奸犯科之事、险恶污秽之气竟 相呈现,虽有科罚而防不堪防,缘由就是苍生思惟上的堤防垮掉了。古代的君主 大白这个事理,所以南面称王成功地管理全国,(他们)没有一个不将教育传染感动 苍生作为治国安民的大事来看待。在国都设立太学,实施国度教育,在县城设立 学校, 实施处所教育。 用“仁”来教化人民, 用“义”来传染感动人民, 用“礼”来节制人民, 所以他们的科罚很轻却没有犯禁令的,(这是)教化施行而习俗夸姣啊。 圣主之继乱世也,埽除其迹而悉去之(1),復修教化而崇起之。教化已明, 习俗已成,子孙循之(2),行五、六百岁尚未败也。至周之季世。大为亡道,以 失全国。秦继其后,独不克不及改,又益甚之,重禁文学,不得挟书,搁置礼谊而恶 闻之,其心欲尽灭先王之道,而颛为自姿苟简之治(3),故立为皇帝十四岁而国 破亡矣。自古以来,未尝有以乱济(4)乱,大北全国之民如秦者也。其遗毒余烈, 至今未灭,使习俗薄恶,人民嚣顽,抵冒殊扞(5),孰(6)烂如斯之甚者也。孔子 曰:“陈旧迂腐之木不成彫也,粪土之墙不成圬也(7)。”今汉继秦之后,如朽木粪墙矣, 虽欲善治之,亡可何如。法出而奸生,令下而诈起(8),如以汤止沸,抱薪救火, 更甚亡益也。窃譬之琴瑟不调,甚者必解而更张之,乃可鼓也;为政而不可,甚 者必变而更化之,乃可理也。当更张而不更张,虽有良工不克不及善调也;当更化而 不更化,虽有大贤不克不及善治也。故汉得全国以来,常欲善治而至今不成善治者, 失之于当更化而不更化也。前人有言曰:“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9)。” 今临政而愿治七十余岁矣,不如退而更化;更化则可善治,善治则灾祸日去,福 禄日来。诗云:“宜民恼人,受禄于天(10)。”为政而宜于民者,因当受禄于天。 夫仁谊礼知信五常之道,王者所当脩饬(11)也;五者脩饬,故受天之祐(12),而 享鬼神之灵,德施于方外,延及群生也。 正文: (1)埽,同扫。颜师古注:“去亦除也”。 (2)颜师古注:“循,顺也,顺而行之。” (3)苏林曰:“苟为简略单纯之治也。”颜师古注:“此说非也。苟谓苟于权力也, 简谓简于仁义也。简略单纯《乾坤》之德,岂秦所行乎?颛与专同。” (4)颜师古注:“济,益也。” (5)《春秋左传·僖公二十四年》载:“耳不听五声之和为聋,目不别五色 之章为昧,心不则德义之经为顽,口不道忠信之言为嚣。”大意是,耳朵不克不及听 到五声的唱和就是聋, 眼睛不克不及分辨五色的斑纹就是昏昧,心里不克不及效法德义的 原则就是冥顽,嘴里不说忠信的言语就是奸滑。颜师古注:“口不道忠信之言为 嚣。心不则德义之经为顽。抵,触也。冒,犯也。殊,绝也。扞,距也。”冒, 音如,又音莫。嚣,音银。扞为捍之异体字。 (6)孰,谁,哪个。 (7)颜师古注:“《论语》载孔子之言也。圬,镘也,所以泥饰墙也。言内 质废弛不(能)修治也。”彫,雕的异体字。圬,音乌,泥水工人。杜预:“圬人, 涂者。”圬镘,涂墙用的东西。此节全文:“宰予午睡。子曰:‘朽木不成雕也,粪 土之墙不成圬也。于予与何殊?’”大意是,宰予白日睡觉。孔子说:“腐臭的木头 不克不及雕镂,粪土一样的墙头不克不及粉刷。对于宰予,我说什么好呢?” (8)诈,棍骗,假装。 (9)颜师古注:“言当自期求之。” (10)颜师古注:“《大雅·假乐》之诗也。”宜,合适,适宜。此节全文:“假 乐君子,显显令德。宜民恼人,受禄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大意是,周 王今人爱又敬,道德高贵心光明。能任贤臣能安民,接管福禄从天庭。天主命令 多保佑,多赐福禄国昌隆。 (11)脩,同修,进修、研究。饬,隆重,引申为遵照、不违犯。 (12)祐,保祐,旧指天、神等协助。 译文: (在周代,)圣明的君主承继乱世成立大统,将本来那些有悖上天之道的旧 政策、旧体系体例全数废止、摒弃,从头确立政教轨制并在全国奉行开来。确立政教 轨制,构成夸姣的社会风尚,后世子孙按照这条路走下去,过五、六百年也没有 呈现败亡之兆。 到了周王朝的末年, (统治者) 完全背离了这条准确的治国之道, 致使得到了全国。秦继周之后立国,不单不改变、改正(周代末年错误的治国之 策),反而变本加厉地奉行那些工具,实行苛重的科罚,峻厉禁止文化学术的传 播和成长,小我不得容有和照顾册本,不讲为人的礼节、作人的道义,而且不肯 听到人们谈论这些工作。其目标就是要将先王准确的治国之道全数丢弃、扑灭。 并且随心所欲地滥用权力、违背准确的治国之道,所以(秦皇)立为皇帝十四年 国度就败亡了。自古以来,没有象秦那样,在前代乱政的根本上继续实行乱政, 搞得全国大乱、民不聊生。这种遗毒和坏风气至今仍然具有,使得世风稀薄、人 情邪恶,苍生不讲忠信之言、不修仁义之德,彼此仇视、犯禁犯科、社会动荡, 又有那一个朝代将国度搞得如许紊乱不胜啊!孔子说:“腐臭的木头不克不及雕镂, 粪土一样的墙头无法粉饰。”现在汉在秦之后立国,国度的现状就象烂木头、粪 墙头, (陛下)虽然有管理好的希望,却没达到目标的法子。朝廷的法令一下达, 违法犯罪的案件反而呈现了;陛下的诏令一公布,故弄玄虚的现象反而发生了。 这就像用热汤为滚水降温,抱柴去救猛火,只能使滚水愈加沸腾、猛火愈加兴旺 而没有一点好处。微臣有一个比方,琴瑟之间不协调(就不克不及奏出好的音乐), 严峻的必需从头调试才能吹奏; 政策因离开现实而不克不及奉行,严峻的必需当真纠 正才可使国度获得管理。 琴瑟该当从头调试而不去调试,即使有身手崇高高贵的乐师 也不克不及吹奏出美好的音乐; 政策该当变动而不去变动,任你是何等英明的君主也 不克不及将国度管理好。所以说,汉得全国以来,(陛下)时辰想着将国度管理好而 至今没有达到目标,失误就在于该当变动过去那些不该时宜的政策而没有变动 啊。 前人有如许一句话: “站在水边感慨鱼儿肥美可食, 不如归去结网前来捕捞。 ” 此刻大汉朝成立大统但愿将国度管理好曾经七十多年了, (与其在旧轨制的根本 上暗澹运营、维持现状)不如从头制定新的政策代替过时的旧政策;有了这种变 革,国度就能够获得管理,国度管理好了,天然灾祸就会一天一天削减,福禄祯 祥就会一天一天增加。《诗经》说“能任贤臣能安民,接管福禄在天庭。”执政兴 国使得苍生丰衣足食, 如许的君主本来就该当接管上天赐赉的福禄。 仁、 义、 礼、 智、信五常之道,君主该当进修研究并要当真恪守;按照五常之道去向理政事、 规范君主本人的行为, 就能获得上天的协助, 并且享有鬼神那样的灵感, (如许, 您的)德政之举(就能)惠及遥远的边外之地,全国苍生都能获得(您的恩惠膏泽滋 润)。 (二) 臣闻尧受命,以全国为忧,而未以位为乐也,故诛逐乱臣,务求贤圣,是以 得舜、禹、稷、卨、咎繇(1)。众圣辅德,贤达佐职,教化大行,全国和好,万 民皆安仁乐谊,各得其宜,动作应礼,从容中道。故孔子曰“若有王者,必世而 后仁”(2),此之谓也。尧在位七十载,乃逊于位以禅虞舜。尧崩,全国不归尧子 丹朱而归舜。舜知不成辟(3),乃即皇帝之位,以禹为相,因尧之辅佐,继其统 业,是以垂拱(4)无为而全国治。孔子曰“《韶》尽美矣,又尽善(矣)(5)”,此 之谓也。至于殷纣,逆天暴(6)物,杀戮贤知,残贼苍生。伯夷、太公(7)皆当世 贤者,隐处而不为臣。守职之人皆驰驱逃亡,入于河海(8)。全国秏(9)乱,万民 不安,故全国去殷而从周。文王顺天理物,师用贤圣,是以闳夭、大颠、散宜生 (10)等亦聚于朝廷。爱施兆民,全国归之,故太公起海滨而即三公也(11)。当此 之时,纣尚在上,尊卑昏乱,苍生散亡,故文王悼痛而欲安之,是以日昃(12) 而不暇食也。孔子作《春秋》,先正王而系万事,见素王之文焉(13)。繇(14)此 观之,帝王之条贯(15)同,然而劳逸异者,所遇之时异也。孔子曰“《武》尽美 矣,未尽善也”(16),此之谓也。 正文: (1)据《汉书》称,汉武帝“览其对而异焉”,对董仲舒的对策十分赞扬。 于是“复策之。”本节始为董仲舒第二次对策的全文。《史记·五帝本记第一》载: “帝尧者,放勋。”注一,“尧,谥也。放勋,名。帝喾之子,姓伊祁氏。”徐广云: “号陶唐。”《帝王记》载:“尧都平阳,于《诗》为唐国。”《宗都城城记》载:“唐 国,帝尧之裔子所封。”注二,“尧以甲申岁生,甲辰即帝位,甲午微舜,甲寅舜 代行皇帝事,辛巳崩,年百一十八,在位九十八年。”舜,传说中父系氏族社会 后期部落联盟魁首,姚姓,有虞氏,名重华。相传因四岳保举,尧令他摄政。尧 归天后继位。禹,传说中古代部落联盟魁首,姒姓,原为夏后氏部落联盟魁首, 奉舜命管理洪水有功, 被舜选为承继人, 舜身后担任部落联盟魁首。 《礼记·祭 稷, 法》载:“是故历山氏之有全国也,其子曰农,能殖百谷,夏之衰也,周弃继之, 故祀认为稷。”后人尊之为百谷之神,古代主管稼穑的官员也称为稷。卨,音屑, 商代鼻祖的名字,亦作“契”。咎繇,即皋陶氏,传说中东夷族的首领,偃姓,舜 录用他执掌刑法,被禹选为承继人,因死得早未能继位。 (2)颜师古注:“《论语》载孔子之言也。言若有受王命者,必三十年,仁 政乃成。”语出《论语·子路篇第十三》。古称三十年为一世。 (3)辟,同避。 (4)垂拱,古代描述承平无事,可无为而治。 (5)颜师古注:“《论语》载孔子之言。《韶》舜乐也。孔子嘉舜之德,故 听其乐,而云精美绝伦矣。”语出《论语·八佾第三》。此节全文:“子谓《韶》, ‘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大意是,孔子谈到《韶》 时说,“美极了,并且好极了。”谈到《武》时说,“美极了,却还不敷好。” (6)暴,徒手搏斗。 (7)伯夷,商末孤竹君长子,墨胎氏。其弟叔齐被定为承继人。父死,叔 齐让位,伯夷拒绝,后二人奔周。太公,周代吕尚,世人尊之为太公。 (8)颜师古注:“谓若鼓方叔、播鼗武、少师阳之属也。”鼗,音桃,小鼓, 即拨郎鼓。若,选择。若鼓,选择鼓。何晏注:“播,摇也”。播鼗,摇小鼓。少 师,春秋时辅佐太子的官员。 (9)秏,颜师古注:“秏,不明也”,音毛。又与耗通,耗损。 (10)颜师古注:“皆文王贤臣。”闳夭、太颠、散宜生,同为西周初大臣, 配合辅佐周文王。文王被纣囚禁,他们将有莘氏之女、骊戎的文马等献给纣王, 使文王获释。 (11)颜师古注:“滨,涯也。即,就也。”《水经注·卷五》载:“司马迁云: 吕望东海上人也,老而无遇,以钓于周文王。又云:吕望行年五十,卖食棘津; 七十,则屠牛朝歌;行年九十,身为帝师。皇甫士安云:欲隐东海之滨,闻文王 善养老,故入钓于周。”吕望即太公。 (12)昃,音仄,日西斜。 (13)颜师古注:“见,显示也。”素,空,无爵位。特指孔子。 《论衡·超奇》 载:“孔子之《春秋》,素王之业也。”“素王之文”,无王之位,有王之德,是为 素王。文,迹。 (14)繇,与由同。 (15)条贯,层次,系统。 (16)颜师古注:“亦《论语》载孔子之言也。《武》,周武王乐也。以其 用兵伐纣,故有慙德,未尽善也。 译文: 微臣传闻尧受命作了部落联盟的魁首之后,深为全国场面地步而忧愁,并没有把 取得这个位子当作欢愉的事,所以他诛杀、摈除乱国之臣,千方百计寻求贤圣之 人(来辅佐本人),因而获得了舜、禹、稷、契、皋陶这些贤臣。圣明之臣辅佐 (尧)实施德政,贤达之士协助(尧)办理大事,教育传染感动苍生的政策获得了广 泛地实施,全国平和不变,苍生都崇尚仁德、信守道义,每小我都各得其所、安 于所居,举止合乎礼节规范,行为合适为人之德。孔子说“若是有王者兴起,必 须三十年才能使仁政大行”,讲的就是这个事理。尧在位七十年,禅位于舜。尧 身后,全国没有归于尧的儿子丹朱而是归于舜。舜晓得本人不克不及辞让,于是即天 子之位,以禹为相,任用尧时的圣贤之臣来辅佐本人,承继尧的治国之策,无为 而治,全国承平。孔子说“《韶》尽美啊,又尽善啊”,赞誉的就是这段汗青。到 了殷纣之时,背逆天道侵夺财物,杀戮贤臣智士,摧残苛虐生灵。伯夷、吕尚都 是现代圣贤之人,藏匿而居不为殷纣之臣。那些在野为官的人也驰驱逃亡,藏身 于河海之滨。全国紊乱,苍生不安,臣民背离殷纣而归属于周。周文王上承天命 下理万民,象看待师长一样尊重贤圣之人,所以,闳夭、大颠、散宜生也都汇聚 于周廷。(文王的)仁爱之心施于苍生,率土归心于文王,致使吕尚千里奔周即 三公之位。其时,殷纣尚在皇帝之位,朝廷无序尊卑紊乱,苍生逃亡流浪失所, 文王深为这种场合排场所痛心, 决心采纳办法改变它,每天忙碌到太阳西斜还来不及 吃饭。孔子作《春秋》,起首指出历代君主的行为得失并记录了因而而发生的事 件,这些都在孔子的著作中获得充实地展现。由此看来,帝王管理国度的规范是 一样的,之所以劳逸分歧,是他们所处的时代纷歧样。孔子说“赞誉武王的音乐 《武》十分美了,但还不敷十分的善啊”,这就是对武王的好事和不足的准确评 价啊。 臣闻轨制文采玄黄(1)之饰,所以明尊卑,异贵贱,而劝(2)有德也。故《春 秋》受命,所先制者,更正朔(3),换衣色(4),所以应天也。然则宫室旗帜之制, 有法而然者也。故孔子曰:“奢则不逊,俭则固。(5)”俭非圣人之中(6)制也。臣 闻良玉不瑑(7),天分润美,不待刻瑑,此亡异于达巷党人(8)不学而自知也。然 则常玉不瑑,不成文章(9);君子不学,不成其德。 正文: (1) 文采, 亦作文彩, 杂乱富丽的色彩。 黑色。 黄色。 玄, 黄, 玄黄, 《易·坤·文 言》载:“夫玄黄者,六合之杂也,天玄而地黄。” (2)劝,倡导。 (3)正朔,一年之始为正,一月之始为朔。我国古代农历以孟春之月即今 冬至后二月为正, 天明为朔。 殷历以季冬之月即今冬至后一月为正, 鸡鸣时为朔。 周历以仲冬之月即今包罗冬至的月份为正,夜半为朔。汉武帝制定太初历,又按 农历确定正朔起始时间。 (4)服色,各个朝代确定的战时所搭车马和祭牲的颜色。战时车马的颜色, 夏为黑色,商为白色,周为红色。祭牲的颜色,夏为黑色,商为白色,周为红色。 郑玄注:“服色,车马也。”孙希旦集解:“服,如服牛乘马之服,为戎事所乘。若 夏乘骊, 殷乘翰, 周乘骡是也。 色, 谓祭牲所用之牲色。 若夏玄牡, 殷白牡, ……” (5)颜师古注:“《论语》载孔子之言。逊,顺也。固,陋也。”语出《论 语·述而篇第七》,此节全文:“子曰:‘奢则不逊,俭则固。与其不逊也,宁固。’” 大意是,孔子说:“豪侈奢华就不合乎常情,过度节流就简陋,与其不合乎常情, 还不如简陋。” (6)中制,合理、适中的轨制。 (7)瑑,音篆,雕镂成文。 (8)达巷党人,颜师古注:“人,项橐也。”旧说项橐七岁为孔子师,言其 早慧,但他的成绩远不如孔子,可见不学自知原是靠不住的。言人必需进修。 (9)文章,文彩。 译文: 微臣传闻国度划定车马服饰的各类各样的色彩,黑色或黄色的粉饰,是用来 表白尊卑,区别贵贱,倡导德政,教育传染感动苍生的。所以《春秋》(记录历代) 受天命而君临全国的君主即位之后,起首就要做的工作是,从头确定历法,改变 前代作战车马和祭牲的颜色, 这都是为了适应上天的意志。 既然如斯, 那么宫廷、 旗帜若何设想粉饰,都是要按照必然的规制去做的。所以孔子说:“豪侈了便不 够谦虚,俭仆了就显得简陋。”(看来)俭不是圣人适中的轨制啊。微臣传闻品 质优秀的玉石不消雕琢,(缘由是它的)天分光润精彩,不颠末雕琢(就能显示 其崇高华美的价值),这无异于达巷党人不颠末进修就能晓得世间的学问一样。 可是,一般的玉石不颠末雕琢,不克不及焕发出精明标荣耀,有善良质量的人不研究 学问,不克不及成绩高贵的道德。 臣闻圣王之治全国也,少则习之学,长则材诸位(1),爵禄以养其德,科罚 以威其恶,故民晓于礼谊而耻犯其上。武王行大谊,平残贼,周公作礼乐以文(2) 之,至于成康之隆,囹圄空虚四十余年(3),此亦教化之渐而仁谊之流(4),非独 伤肌肤之效也。至秦则否则。师申商(5)之法,行韩非(6)之说,憎帝王之道,以 贪狼(7)为俗,非有文德以教训于(天)下也。诛名而不察实,为善者不必免, 而犯恶者未必刑也。 是以百官皆饰虚辞而掉臂实, 外有事君之礼, 内有背上之心, 造伪饰诈,趣利无耻;又好用憯酷之吏(8),赋敛亡度,竭民财力,苍生散亡, 不得从耕织之业,群盗并起。是以刑者甚众,死者相望,而奸不息,俗化使然也。 故孔子曰“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9),此之谓也。 正文: (1)服虔注:“在位当知材知日无益于政也。”应劭(音少)注:“随材之优 劣而授之位也。”颜师古注:“应说近之。谓授之位以试其材也。”“材诸位”,量材 而授之以位。诸,之于。 (2)文,古礼乐轨制。 (3)成,周成王。康,周康王。西周初年周公成立了周王朝的典章轨制, 成、康二王当真奉行,“明德慎刑”,缓和阶层矛盾,呈现了“全国平和平静,刑错四十 不消”的场合排场,史称成康之治。《史记·周本纪第四》载:“康王即位,徧(遍)告 诸侯,宣布以文武之业以申之,作《康诰》。故成王之际,全国平和平静,刑错四十 余年不消。” (4)据裴駰集解:“渐,亦引进通导之意也。”流,传播,传布。 (5)申商,颜师古注:“申,申不害也。商,商鞅也。”申不害(约公元前 385—前 337),战国时法家,郑国人。商鞅(约公元前 390—前 338),战国 时法家、政治家,卫国人,公孙氏,名鞅,亦称卫鞅。 (6)韩非(约公元前 280—前 233),战国末期哲学家、法家,韩国人, 荀卿的学生。 (7)狼,颜师古注:“狼性皆贪,故谓贪为贪狼也。” (8)憯,同惨。颜师古注:“憯,痛也”。 (9)颜师古注:“《论语》载孔子之言也。言以政法教诲之,以刑戮划一之, 则人苟免罢了,无耻愧也。”语出《论语·为政篇第二》,此节全文:“子曰:‘导 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大意是, 孔子说:“用政令、法令来诱导,用科罚来整理,老苍生只会临时免于罪恶,且 没有耻辱之心。若是用道德来诱导,用礼教来整理,老苍生不单有耻辱之心,而 且人心归附。” 译文: 微臣传闻圣明的君主管理全国, (臣民的后辈)年少之时就让他们进修学问 增加本事, 成年之后就按照他们的才学授予恰当的职位,官爵俸禄协助他们养成 优良的道德质量, 刑法令令使他们作恶的私欲不敢膨胀,所以苍生明晓礼仪大义 而把大逆不道看作十分可耻的事。武王从治国安民的大义出发,荡平叛逆朝廷的 残存势力,周公制造礼乐宣传、颂扬武王的德政之举,到了成康盛世,(由于没 有犯禁犯科之人,)牢狱空虚四十多年,这也是教育传染感动逐步养成、仁爱大义灌 输熏陶(的成果),并不是单单(依托科罚)伤之肌肤所能见效的。而秦国却不 是如许。(秦王)效法申不害、商鞅的治国之法,奉行韩非的法家学说,憎恶帝 王该当遵照的治国之道,使贪婪、暴虐成为为人处世的风气,不消文明道德教育 传染感动苍生。罗织罪名、滥施科罚而不去核察现实,遵纪守法的人不克不及幸免,违法 犯罪的人不必然遭到惩处。所以,朝廷百官都掉臂现实用假话来点缀承平,概况 上有尊崇陛下的礼仪,心里包藏变节朝廷的祸心,以虚假掩盖奸滑,捞取益处不 顾廉耻;任用泼辣残酷的仕宦,横征暴敛无度,民力干涸,苍生背井离乡、流浪 失所,没有法子处置耕种纺织之业,结伙为盗者屡见不鲜。在这种环境下,朝廷 愈加毫无节制地滥用科罚,因而而灭亡的人无法计较;虽然如斯,为奸作秽之事 仍不克不及止息,(这是欠好的)社会风气、习惯势力形成的啊。所以孔子说“用政 令、法令来诱导他们,用科罚杀戮来整理他们,老苍生能临时避免犯罪,但不会 有耻辱惭愧之心”,讲的就是这个事理啊。 今陛下并有全国,海内莫不率(1)服,广览兼听,极群下之知(2),尽全国之 美,至德昭然,施于方外。夜郎、康居(3),殊方万里,说德归谊,此承平之致 也。然而功不加于(4)苍生者,殆(5)王心未加焉。曾子曰:“尊其所闻,则高超(6) 矣;行其所知,则光大(7)矣。高超光大,不在于它,在乎加之意罢了(8)。”愿陛 下因用所闻,设诚于内而致行之,则三王(9)何异哉! 正文: (1)率,遵照,顺服。 (2)知,同智。 (3)夜郎,古国名,战国至汉时位于我国今贵州西部、北部。汉武帝元鼎 六年(公元前 111 年)于其地置牂牁郡,治地点今贵阳附近。康居,在汉为西 域,在今巴尔喀什湖和咸海之间。 (4)加于,施于。 (5)殆,大要。 (6)高超,高贵明达。 (7)光大,昭明昌大。 (8)颜师古注:“曾子之书也。曾子,曾参。” (9)三王,唐尧、虞舜、夏禹。 译文: 今陛下同一全国,四海之内没有一个不听命驯服,(您)全面领会环境普遍 听取看法,集中臣下聪慧,具有全国贤圣之人的所有美德,您高贵的人格魅力昭 然于全国,您的恩德施于大汉边境以外。夜郎、康居(这些陈旧的民族),处于 万里之遥的远方,(他们也)称颂(您的)大德臣服于(您的)大义,这真是太 平盛世的至高境地啊。 可是, 这些盛世功业并没有在苍生那里发生几多影响力的 缘由,大要是陛下的心还没有真正同苍生相通吧。曾子说:“当真看待听到的意 见、看到的现实, (本人的道德、质量)就能高贵明达;按照聪慧所及决定步履, (本人的抽象、事业)就会昭明昌大。(使本人的道德、质量)高贵明达、(自 己的抽象、事业)昭明昌大,决定要素不是此外,而在于本人能否诚心诚意如许 做。”请陛下当真看待您所看到现实、听到的看法,根据这些现实和看法,真心 实意地制定政策而且对峙奉行下去,那同尧、舜、禹三代圣王又有什么分歧呢! 陛下亲耕藉田(1)认为农先,夙寤(2)晨兴,忧劳万民,思惟往古,而务以求 贤,此亦尧舜之存心也,然而未云获者,士素不厉也(3)。夫不素养士而欲求贤, 譬犹不(琢)玉而求文采也。故养士之大者,莫大(乎)太学(4);太学者,贤 士之所关(5)也,教化之来源根基也。今以一郡一国之众,对亡应书者(6),是王道往 往而绝也。臣愿陛下兴太学,置明师,以养全国之士,数考问(7)以尽其材,则 俊秀宜(8)可得矣。今之郡守、县令,民之师帅(9),所使承流而宣化也;故师帅 不贤,则主德不宣,恩惠膏泽不流。今吏即亡教训于下,或不承用主上之法,残暴百 姓,与奸为市(10),贫穷孤弱,冤苦失职,甚不称陛下之意。是以阴阳错缪,氛 气充塞,群生寡遂(11),百姓未济(12),皆长吏不明,使至于此也。 正文: (1)藉田,同籍田。古时帝王于春耕出产之前亲耕农田以奉祀宗庙,亦有 劝耕之意。《说文解字》:“藉,祭藉也。”籍,祭祀时垫在地上的工具。 (2)夙,早。寤,早醒。 (3)颜师古注:“厉为劝免之也。一曰砥砺其行也。” (4)太学,古国度学校名。传说,虞设庠,夏设序,殷设瞽宗,周设辟雍, 即古太学。汉武帝元朔五年置太学。 (5)颜师古注:“关,由也。”由来。 (6)颜师古注:“书谓举贤良文学之诏书也。” (7)考,查核、调查。问,扣问。 (8)宜,该当。 (9)帅与率通。师帅,即师表。 (10)颜师古注:“言小吏无为奸欺者,守令不举,乃反与之买卖求利也。” (11)遂,成功、灵通。 (12)济,救助。 译文: 陛下每当春耕之前,亲身耕种农田、祭祀先人、劝民农桑,从早忙到晚连个 歇息的时间都没有,心忧苍生日夜劳累,但愿(再现)往古盛世之治,为此而千 方百计地寻求贤才, 这也是尧舜那样的圣明君主才有的良苦存心啊。可您却说自 己的辛勤并未获得应有的收成, 底子的缘由是朝廷所用之材没有经受考验获得有 效的教育。不去教育培育人才而又想用有本领的人才(管理国度),这就象玉石 不颠末雕琢又但愿它有动听的色彩一样。培育人才最好的法子,莫过于(兴办) 太学;这里所说的太学,是培育人才的场合,是教育传染感动臣民的泉源。现在,一 郡一国生齿浩繁, 可有些郡国还没有应贤良诏书的人,这是上天赐赉的准确的治 国之道在那儿不克不及获得无效的贯彻施行。 微臣企盼陛下兴办太学, 选派学问广博、 道德高贵的教师,培育全国有识之士,经常查核,查抄他们的学业,使他们的才 能在进修中获得充实阐扬,如许俊秀之才就能够获得了。在任的郡守、县令,是 苍生的师表和领守,他们是衔接、施行陛下的旨意、传布圣王之道教育传染感动苍生 的;若是师表和领守不是贤良之人,君主的大德就不克不及获得宣传,陛下的恩惠膏泽就 不会广为流布。此刻,各级仕宦既不合错误下履行教育训导的职责,又不按陛下的旨 意处置政务, 而是用残暴之法看待苍生, 同犯警之人沆瀣一气谋取私利, (以致) 贫穷孤弱之人, 含冤刻苦无有自救之力, 严峻违背了陛下的志愿。 在这种环境下, 阴阳错位倒置,凶暴之气云集,苍生莘莘少有灵通顺畅之人,百姓涂炭皆无接管 周济之利, 呈现今天这种场合排场, 都是那些封疆大吏混噩失聪、 措置不妥形成的啊。 夫长吏(1)多出于郎中、中郎(2),吏二千石(3)后辈选郎吏,又以富訾(4),未 必贤也。且古所谓功者,以任官称职为差(5),非谓积日累久也。故小材虽累日, 不离于小官;贤材虽未久,不害(6)为辅佐,是以有司(7)竭力尽知,务治其业而 以赴功。今则否则。(累)日以取贵,积久致使官,是以廉耻贸(8)乱,贤不肖 混殽(9),未得其真。臣愚认为使诸列侯、郡守、二千石各择其吏民之贤者,岁 贡各二人以给宿卫(10),且以观大臣之能;所贡贤者有赏,所贡不肖者有罚。夫 如是,诸侯、吏二千石皆尽心于求贤,全国之士可得而官使也(11)。徧(12)得天 下之贤人, 则三王之盛易为, 而尧舜之名可及也。 毋以日月为功, 实试贤达为上, 量材而授官,錄(13)德而定位,则廉耻殊路,贤不肖异处矣。陛下加惠,宽臣之 罪(14),令勿牵制于文,使得切磋究之,臣敢不尽愚! 正文: (1)长吏,朝廷重臣。 (2)郎中,三百石吏,战国时为近侍之称,秦置为官,附属郎中令。中郎, 六百石吏,秦置,汉沿用,担任宫中的宿卫,属郎中令。 (3)两千石,岁禄两千石的官员。 (4)颜师古注:“訾与资同。” (5)颜师古注:“差,次也。”区别、品级。 (6)颜师古注:“害,犹妨也。” (7)有司,古代设官分职,各司其职,故称仕宦为有司。 (8)贸,同侔、齐等。 (9)殽,淆的异体字。 (10)宿卫,在宫中值宿,担任保镳。 (11)颜师古注:“授之以官,以使其材也。” (12)徧同遍。 (13)颜师古注:“録为存视也。” (14)此句是董仲舒的谦辞。 译文: 朝廷重臣来历于郎中、 中郎这一级的仕宦,郎吏从岁禄二千石的大臣的后辈 当选拔,(这些人)虽然很是富有,但未必有不学无术。古时人们所说的调查官 吏的功勋, 是根据仕宦在这个职位上所作出的成就确定好坏,并不是看他在这个 位置上干了多长时间。 所以本领不大的人虽说干得时间长, 也不克不及获得汲引重用, 道德质量好又有本领的人虽然为官时间不长,也不波折他成为辅佐重臣。所以各 级仕宦尽心竭力地施展本人的本事和才智, 千方百计地做好本人的工作以创立功 勋。此刻却不是如许,(各级仕宦)凭仗退职的时间取得卑贱的位置,堆集时日 谋求显赫的高官,搞得廉耻不分,黑白混合,很难弄清每小我的实在环境。微臣 愚笨地认为,号令列侯、郡守、岁禄二千石的大臣都要鄙人级仕宦和士民当当选 拔道德高贵、有本领的人,每年保举二人到朝廷担任宿卫之职,而且以此来察看 各级仕宦识人任人的能力; 他所保举的人德才兼备就奖赏他,他所保举的人是不 肖之徒就赏罚他。若是如许,诸侯、岁禄二千石的大臣都当真担任地访求贤才, 那全国有本领的人就会汇集于陛下的控制, 就能够授予他们官职而阐扬他们的才 能了。全国的贤良之士(为陛下所用),那么三王盛世就会很容易地到来,成绩 尧舜之名也就指日可待了。 不凭仗为官时间的长短确定功勋,将调查中发觉的实 际才能作为次要根据,按照本事授予爵位,察看道德人格赐赉官职,如许一来, 廉耻就能区分得清清晰楚, 德才兼备之人同不肖之徒就有了分歧的任用。陛下您 非分特别赐恩,饶恕微臣的罪恶,令我不要受文字的限制,以使我可以或许对您的策问进 行深切详尽地进修、体会,微臣怎敢不尽本人迟钝的忠心! (三) 臣闻《论语》曰:“有始有卒者,其唯圣人乎(1)!”今陛下幸加惠,留听于承 学之臣(2),复下明册,以切(3)其意,而究尽(4)圣德,非愚臣之所能具也。前所 上对,条贯靡竟(5),统纪(6)不终,辞不别白(7),指(8)不分明,此臣浅陋之罪也。 正文: (1)本节以下为董仲舒第三次对策的全文。颜师古注:“《论语》载孔子之 言。卒,终也,言持之以恒者,唯圣人能之。” (2)颜师古注:“言转承师说而学之,盖谦辞也。”承学,承继教员学问。 仲舒为《公羊春秋》大师胡毋子都的门生。颜师古谓“师”,即指子都而言。 (3)切,接近。 (4)究,终极、完全根究。尽,尽头。 (5)靡,没有。竟,本义为吹打完毕,引申为完,尽。 (6)统纪,法纪、原则。这里指统治全国的法纪原则。 (7)别,分出。别白,分辨大白。 (8)指,宗旨,概念。 译文: 微臣看到《论语》如许说:“善始善终,这只要圣人才能做到啊!”此刻陛下 出格赐恩于我, 留神听取我们接管过保守学问臣子的看法,又一次下达贤明的册 文,但愿(我的陋劣的谈论)接近前代圣王治国之道的宏旨大义,论述大白前代 圣王德政之举的根基规范,(如许的本事)不是我如许迟钝的臣子所能具备的。 以前两次上对, (对于前代圣王治国之道的阐述,)在系统性上没有穷尽其发生 之来源根基,在法纪原则上没有辩明其最终之归宿,言语论述不清晰,概念表达不准 确,这是微臣我学识陋劣、见闻不广的罪恶啊。 册曰:“善言天者必有徵(1)于人,善言古者必有验(2)于今。”臣闻天者群物 之祖也,故徧覆包函而无所殊(3),建日月风雨以合之,经阴阳寒暑以成之。故 圣人法(4)天而立道,亦溥爱而亡私(5),布德施仁以厚之,设谊立礼以导之。春 者天之所以生也,仁者君之所以爱也;夏者天之所以长(6)也,德者君之所以养 也;霜者天之所以杀也,刑者君之所以罚也。繇此言之(7),天人之徵,古今之 道也。孔子作《春秋》,上揆(8)之天道,下质(9)诸情面,参之于古,考之于今。 故《春秋》之所讥,灾祸之所加也;《春秋》之所恶,奇异之所施也。书邦家之 过,兼灾异之变,以此见人之所为,其美恶之极,乃与六合畅通而往来响应,此 亦言天之一端也(10)。古者修(11)教训之官,务以德善化民,民已大化之后,天 下常亡一人之狱矣。当代废而不脩,亡以化民,民以故弃行谊而死财利,是以犯 法而罪多,一岁之狱以万千数。以此见古之不成不消也(12),故《春秋》变古(13) 则讥之。天令之谓命,命非圣人不可;朴实(14)之谓性,性非教化不成;人欲之 谓情(15),情非度制(16)不节。是故王者上谨于承天意,以顺命也;下务明教化 民,以成性也;处死度之宜,别上下之序,以防欲也;脩此三者,而大本(17) 举矣。人受命于天,固超然异于群生,入有父子兄弟之亲,出有君臣上下之谊, 会聚相遇,则有耆老长幼之施(18);粲然有文以相接(19),驩然(20)有恩以相爱, 此人之所以贵也。生五谷以食之,桑麻以衣之,家畜以养之,服(21)牛乘马,圈 豹栏虎,是其得天之灵(22),贵于物也。故孔子曰:“六合之性报酬贵(23)。”明 于本性,知自贵于物;知自贵于物,然后知仁谊;知仁谊,然后重礼仪;重礼仪, 然后安处善(24); 安处善, 然后乐循理(25); 乐循理, 然后谓之君子。 故孔子曰“不 知命,亡认为君子(26)”,此之谓也。 正文: (1)徵,颜师古注:“徵,证也。” (2)验,证据、根据。 (3)覆,笼盖。颜师古注:”函与含同。殊,异也。 (4)法,尺度、规范。法天,取法于天。 (5)颜师古注:“溥,徧也,音普。” (6)长,扶养。 (7)颜师古注:“繇读与由同。下皆类此。” (8)揆,怀抱、估量。 (9)质,徇问,质正。 (10)端,事实,线)修,兴建、建筑。 (12)颜师古注:“古谓古法也。” (13)古,古圣王之法令轨制,即上天赐赉的治国之道。 (14)质,本体、禀性。朴,未经加工的原材料,素质、赋性。 (15)情,人的私交、欲念。 (16)度,轨制、法度。制,遏止、节制。 (17)本,原指草木的根或茎干,引申为事物的根源或根底,事物的素质 的、次要的部门。 (18)《礼记·曲礼上第一》载:“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三十 曰壮,有室。四十曰强,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六十曰耆,指使。七十曰老, 而传。八十、九十曰耄”。大意是,须眉到十岁称为幼,起头就学。到二十岁称 为弱,举行冠礼。到三十岁称为壮,成家娶妻。到四十岁称为强,在官府中处置 具体工作。到五十岁称为艾,可认为医生、作长官。到六十岁称为耆,只发号施 令,指家数人。七十岁称为老,将家务移交给子孙。到八十、九十称为耄。颜师 古注:“施,设也,陈列其序。” (19)粲,颜师古注:“粲,明貌。”文,指礼乐。 (20)驩,欢的异体字。 (21)服,驯服。 (22)灵,神灵,威灵。 (23)颜师古注:“《孝经》载孔子之言也。性,生也。”见《孝经·圣治章第 九》:“子曰:‘六合之性报酬贵。人之行莫大于孝。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 配天,则周公其人也。’”大意是,孔子说:“六合万物之中,人是最卑贱的。而在 人的操行中,最高贵的是行孝道。行孝道,最主要的是侍候贡献父亲,而尊重孝 敬父亲,最环节的是在祭祀先人时以父祖配祀,这种以父祖配祀的祭礼,最早大 约是从周公起头的吧。” (24)颜师古注:“处于善道认为安。” (25)颜师古注:“循,顺也。”理,层次、原则。 (26)语出《论语·尧曰篇第二十》孔子之言,此节全文:“孔子曰:‘不知命, 无认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大意是,孔子说,“不 晓得命运,就不克不及成为上等人;不懂得礼节,就不克不及安身于社会;不长于分辨人 的言论,就不克不及认识人。”命,旧指吉凶祸福、生老病死之类的命运。前人认为, 这些都是必然的、不成抗拒的。 译文: 册文说:“长于聊天命的必然有人世的佐证,长于讲往古盛世的必然有感于 现实。”微臣传闻天是万物的鼻祖,所以它笼盖包含各色各样的大千世界而没有 任何事物能够破例,设立日月风雨使之和谐协调,履历阴阳寒暑使之天然长成。 所以那些道德高贵的伟大人物遵照天命制定大政方针, (他们)也象上天那样博 爱而无私,广布大德施之仁爱使风气敦朴,申明大义成立礼节使民情和畅。春是 上天使万物萌发的,仁是君主使苍生相爱的,夏是上天使生物长成的,德是君主 使苍生修身的;霜是上天兆示萧杀的,刑是君主赏罚不规的。由此观之,天人相 互验证,是古今不变的谬误。孔子作《春秋》,上研究、遵照六合之教,下调查、 领会民情风气,自创往古之事,对照现实之情。因而,《春秋》所调侃、批判的 都是灾祸兆示(的无道事务),《春秋》所深恶痛绝的都是奇异降临(的动荡年 月)。实在地记录皇帝、诸侯的过失,兼顾论述灾祸奇异的变化,用这种法子证 明人的所作所为,(无论)其何等完满、何等丑恶,都同六合交换感应,这也是 《春秋》 展现的上天的一个奥妙啊。 过去朝廷特地设置担任教育培训苍生的官员, 强挪用夸姣的道德规范教育传染感动苍生,苍生遭到教育,思惟变化之后,经常呈现 一年到头没有刑狱案件的环境。 现在朝廷拔除了这类官员而没有从头设置,无人 办理教育传染感动苍生的工作, 以致苍生放弃履行大义的义务,而掉臂死活地去谋取 财物和私利,形成违法犯罪增加,每年发生的刑狱案件数以万计。由此可见,往 古圣朝的一些做法不是不成效法的,所以《春秋》对于那些改变往古圣朝的做法 的行为老是持批判的立场。 上天的志愿和宏图粗略称为天命,天命必需由道德高 尚的伟大人物来践行; 人的素质和禀性是人生之就有的,这种生之就有的工具非 用教育传染感动的手段加以训导才能向好的方面成长; 人的为己为私的赋性以及由此 发生的设法称为愿望, 这种愿望非用法令轨制去束缚不克不及遭到节制。所以君主对 上隆重地秉承天的意志,以顺天命;对下申明大义教育苍生,使之养成优良的道 德风尚;成立法令轨制顺应管理国度的需要,明白上下尊卑之序,防止人们私欲 膨胀;这三个方面的工作做好了,国度的大政方针就确立起来了。人接管了上天 命运的放置, 所以分歧于其他的生灵并超然于其他生灵之上,在家有父子兄弟之 亲,外出有君臣上下之义,人们常日相聚或巧逢路遇,则有高寿及年长年幼的不 同称呼和放置; 表情舒畅时有音乐跳舞抒发本人的情趣,愉快欢快时能够向他人 施予恩德使大师亲近友好,这是人之所以卑贱的表现啊。地生五谷用作食物,种 植桑麻制造衣裳,豢养各类各样的家禽六畜,驯服耕牛乘坐马匹,圈养烈豹栏驯 猛虎,(这都是由于)人类获得上天赐赉的精灵之气,(使)人类比其他动物尊 贵啊。所以孔子说:“六合之间的生物,人是最卑贱的。”(人们)大白本人特有 的这种本性,(才能)晓得本人比其他动物卑贱;晓得本人比其他动物卑贱,就 会懂得人与人之间该当讲究仁爱和大义;晓得仁爱和大义,就会懂得礼节并盲目 地束缚本人的行为; 懂得礼节并盲目地束缚本人的行为,就会问心无愧地去做好 事;问心无愧地去做功德,就会盲目遵照上天规范的伦理道德,(做到这些)之 后,就能够称为君子了。所以孔子说“不知命,不克不及成为君子”,讲的就是这个道 理啊。 册曰:“上嘉唐虞,下悼桀纣,寖微寖灭寖明寖昌之道,虚心以改(1)。”臣闻 众少成多,积小致钜(2),故圣人莫不以晻致明(3),以微致显。是以尧发于诸侯 (4),舜兴乎深山(5),非一日而显也,盖有渐(6)致使之矣。言出于己,不成塞也; 行发于身,不成掩也。言行,治之大者,君子之所以动六合也。故尽小者大,慎 微者著(7)。诗云:“惟此文王,不寒而栗(8)。”故尧兢兢日行其道,而舜业业日 致其孝(9),善积而名显,德章而身尊,此其寖明寖昌之道也。积善在身,犹长 日加益(10),而人不知也;积恶在身,犹火之销膏(11),而人不见也。非明乎情 性察乎流俗者,孰能知之?此唐虞之所以得令(12)名,而桀纣之可为悼惧者也。 夫善恶之相从,如景乡之应形声也(13)。故桀纣暴谩(14),谗贼并进,贤知隐伏, 恶日显,国日乱,晏然自以如日在天(15),终陵夷(16)而大坏。夫暴逆不仁者, 非一日而亡也,亦以渐至,故桀、纣虽亡道,然犹享国十余年,此其寖微寖灭之 道也。 正文: (1)颜师古注:“寖,古浸字。寖,渐也。”嘉,赞同。悼,哀痛、惊骇。 此句为武帝册文之语。 (2)颜师古注:“钜,大也。”众,很多,多种。 (3)颜师古注:“晻与暗同。” (4)颜师古注:“谓从唐侯升皇帝之位。”《史记》注:孔安国云:“尧年十 六,以唐侯升为皇帝,在位七十载,时八十六”。 (5)孟康注:“舜耕于历山。”《史记·五帝本记第一》:“尧使舜入山林川泽, 暴风雷雨,舜行不迷。”注十一:《索引》《尚书》云“‘纳于大麓。’《谷梁传》 云‘林属于山曰麓’,是山足曰麓,故此认为入山林不迷。”舜耕于历山,尧令其入 深山而考验之,后确立为尧的承继人,故言“舜兴乎深山”。《孟子》载:“舜生于 诸冯(今晋南垣曲县诸冯山),迁于负夏(今垣曲县同善镇),耕于历山(今垣 曲县历山),卒于鸣条(今晋南运城北郊)。”有将此历山混同于山东之历山, 《封氏闻见记·卷八》云:“按郑玄云:‘历山在河东’,应劭云:‘在雷泽’,皇甫谧 云‘在济阴’,今东齐地名历城,与舜耕历山其名相涉,故俗人混同其说。” (6)渐,逐步,循序而进。 (7)颜师古注:“能尽众小,则致高峻;能慎至微,则著明也。”尽,全数。 (8)颜师古注:“《大雅·大明》之诗也。翼翼,恭肃貌。”此节全文为:“大 (音太)任怀孕,生此文王。维此文王,不寒而栗。昭事天主,聿怀多福。厥德 不回,以受方国。”其大意是,太任怀孕降吉利,生下这个周文王,就是这个周 文王,小心隆重很善良。大白如何待天主,招来幸福无限量。他的德性真不坏, 列国归附民所望。 (9)颜师古注:“兢兢,戒慎也。业业,危惧也。” (10)颜师古注:“长言体态之修短,自幼及壮也。” (11)销,熔化金属。膏,油脂,亦指灯油。 (12)令,美。 (13)颜师古注:“乡读曰响。”景同影。 (14)颜师古注:“谩与慢同。”暴,凶暴。谩,傲慢。 (15)颜师古注:“晏然,自安意也。如日在天,言终不坠亡也。” (16)陵夷,式微。 译文: 册文说:“上感汉唐尧虞舜的美行,下惊惧夏桀商纣的,(他们的汗青 轨迹明示了)逐步趋势细微、逐步趋势消亡、逐步趋势显著、逐步趋势昌盛的法 则,(我要罗致他们的经验教训)虚心更正。”微臣我传闻积少能够成多,聚小 能够变大, 那些道德高贵的伟大人物没有一个不是从平平世人变得赫赫出名,从 不为人知变得德性显著。所以说,尧位列诸侯而发财,舜处深山而昌隆,他们的 威望不是一天构成的, 而是在漫长的艰辛糊口的实践中获得的。 话出于本人之口, 不成能堵塞别人的耳朵不让人听到;步履发生于本人的身体,不成能掩盖起来不 使人看到。言行,(是君主)治国安民的主要方面,道德高贵的人因其言行而感 动六合。 不舍弃小的工具就会有大的收成,隆重地看待每一件细微的工作就会养 成优良的道德情操。《诗经》说:“只要这个周文王,隆重小心很善良。”尧严酷 要求本人隆重地奉行准确的治国之道,舜怀着敬重的表情尽本人的孝敬之心,好 事做得多了名声就大, 高贵的道德为人所知本人就卑贱,这就是他们的事迹日趋 显著、事业日趋昌盛的事理啊。将本人做的功德一件一件堆集起来,就象身体每 天都在长高一样使本人受益, 别人是不会晓得的;将本人做的坏事一件一件堆集 起来,(对本人的风险)就象猛火熔化油脂,其他人是看不见的。对于这些,如 果不是领会人的质量性格、 长于察看社会风气的人,又有谁能清晰呢?这就是唐 尧虞舜之所以获得好名声, 夏桀商纣之所认为人所惊惧的缘由。或善或恶的名声 是与人们的行为相从的,如影随形,如响随声。所以桀纣凶残傲慢,长于进诽语 和脚踏两船的人获得晋升, 道德高贵和有才学的人藏匿不为所用,罪恶祸害一天 比一天严峻, 朝纲国政一天比一天紊乱, 而他们却满意自安、 感觉永久不会败亡, 成果(落得个)式微解体的下场。那些残暴无道没有仁爱之心的人,并不是在一 天之内败亡的,而是持久成长演变的成果,所以桀纣虽无道,仍然统治国度十几 年,这就是他们的抽象逐步趋势细微、他们的国度逐步趋势消亡的事理啊。 册曰: “三王之教所祖分歧, 而皆有失, 或曰久而不易者道也, 意岂异哉(1)?” 臣闻夫乐而不乱復而不厌者谓之道(2);道者万世亡弊,弊者道之失也(3)。先王 之道必有偏而不起之处,故政有眊而不可(4),举其偏者以补其弊罢了矣。三王 之道所祖分歧,非其相反,将以捄(5)溢扶衰,所遭之变然也。故孔子曰:“亡为 而治者,其舜乎(6)!”更正朔,换衣色,以顺天命罢了;其余尽循尧道,何更为 哉!故王者有改制之名,亡变道之实。然夏上忠,殷上敬,周上文者,所继之捄, 当用此也(7)。孔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 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8)。”此言百王之用,以此三者矣。夏因于虞, 而独不言所损益者, 其道如一而所上同也。 道之大原出于天, 天不变, 道亦不变, 是以禹继舜,舜继尧,三圣相受而守一道,亡救弊之政也(9),故不言其所损益 也。繇是观之,继乱世者其道同,继乱世者其道变。今汉继大乱之后,若宜少损 周之文致(10),用夏之忠者。 正文: (1)此句为武帝册文之语。颜师古注:“祖,始也。”教,政教。 (2)復同复。颜师古注:“復为反復行之也”。 (3)颜师古注:“言有弊非道,由失道故有弊。” (4)颜师古注:“眊,不明也”。 (5)捄,古救字。 (6)孔子之言,出《论语·卫灵公篇第十五》,此节全文:“子曰‘无为而治 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罢了矣。’”大意是,孔子说,本人从容安 静而使全国承平的大要只要舜吧?他干了些什么呢?庄重危坐面南称王而已。 (7)颜师古注:“继谓所受先代之次也。救谓救其弊也。”上,崇尚。《说 文解字今释》载:“尽心曰忠。”“敬,肃也。”“敬,庄重。”“文,错画也。”“文,交 错描绘(以成斑纹)。”《史记·周本纪第四》注四:“经纬六合曰文。” (8)颜师古注:“《论语》载孔子之言。谓忠敬与文沿袭为教,立政垂则, 不远此也。”语出《论语·为政篇第二》。 (9)颜师古注:“言政和平,不须救弊也。” (10)颜师古注:“致,至也。” 译文: 册文说:“尧、舜、禹三代圣王所遵照的刑赏教化法例起始于分歧的年代, 然而都有所变动, 可有人却说永久不克不及改变的恰是这些治国之道,莫非这种说法 同现实环境是彼此矛盾的吗?”微臣传闻乐而不至于过度、频频实行而不觉厌倦 的纪律和法例叫做道; 这种纪律和法例千秋万代也不会有什么短处,若是有短处 的话, 也是违背了这些纪律和法例。 先王的治国之道必然有被轻忽而不为 (后世) 所遵照的某些方面,所以国度的大政方针有的时候不明白而难以获得奉行, (有 了这种环境,)用本来忽略不消的部门去改正和弥补不足的部门就能够了。三代 圣王所遵照的刑赏教化轨制起始于分歧的年代, 不是他们所遵照的刑赏教化轨制 彼此悖离,是由于(他们往往从其时的需要出发)解救和校正那些有失偏颇的法 令轨制、更改和弥补不到位的大政方针,(这是)他们碰到的具体环境分歧而不 得不采纳的办法啊。孔子说:“无为而治的人,大要只要舜啊!”改变历法,改换 车马、祭牲的服色,目标是驯服上天的意志;其余的都遵照尧的治国之道,哪里 又有更改和变化呢!所以说,帝王有改变国度轨制之名,而没有改变管理国度的 纪律和法例之实。然而,夏代崇尚“忠”,殷代崇尚“敬”,周代崇尚“文”,这是他们 立国的汗青布景分歧, 不得不采纳一些分歧的治国之策以挽救其弊,其时的国情 决定了他们必需如许做。孔子说“殷代沿袭夏代的礼节轨制,所拔除和所添加的 能够晓得;周代沿袭殷代的礼节轨制,所拔除和所添加的能够晓得;若是有承继 周代(礼节轨制的),就是一百代也能够预测得出来。”这句话的意义是,无论 哪一代帝王,都要遵照三代圣王的治国之道。夏代沿袭虞舜时代的礼节轨制,而 不说夏代在虞舜时代的根本上拔除和添加了什么内容, 是由于它们所遵照的治国 之道、所崇尚的道德规范都是一样的。纪律和法例的来源根基是上天,天是不会有变 化的,纪律和法例也不会变化,所以大禹承继虞舜,虞舜承继唐尧,三代圣王依 次教授遵照一样的治国之道, 不存鄙人一代解救上一代弊政的事,因而不说他们 在上一代礼节轨制的根本上拔除和添加了什么。由此观之,承继升平之世立国应 当遵照前代的治国之道, 承继紊乱之世立国必需变动前代的政治体系体例。现在汉是 继(秦代)大乱之后(立国),在崇尚上,能否该当弱化周代阐扬到极致的“文”, 而沿用夏代所崇尚的“忠”。 陛下有明德嘉道,愍世俗之靡薄,悼王道之不昭(1),故举贤良朴直(2)之士, 论(议)考问,将欲兴仁谊之休德(3),明帝王之法治,建承平之道也。臣愚不 肖,述所闻,诵所学,道师之言,廑(4)能勿失耳。若乃论政事之得失,察全国 之息秏(5),此大臣辅佐之职,三公九卿之任,非臣仲舒所能及也。然而臣窃有 怪(6)者。夫古之全国亦今之全国,今之全国亦古之全国,共是全国,古(以) 大治,上下敦睦,习俗美盛,不令而行,不由而止,吏亡奸邪,民亡响马,囹圄 空虚,德润草木,泽被四海,凤凰来集,麒麟来游,以古准(7)今,壹何不相逮 之远也(8)!安所缪盭而陵夷若是?意者(9)有所失于古之道与?有所诡于天之理 与(10)?试迹(11)之(于)古,返之于天,党(12)可得见乎。 正文: (1)明,光明磊落。嘉,夸姣。道,必然的人生观、世界观,思惟系统。 愍,悯恻、忧病。颜师古注:“靡,散也。薄,轻也。昭,明也。” (2)朴直,端平耿直,也指人的操行耿直不阿;为汉代选举科目之一,在 清代科举轨制中有孝廉朴直之名。 (3)休,古时指吉庆、美善、福禄。颜师古注:“休,美也。” (4)廑,颜师古注:“廑,与仅同。仅,少也。” (5)颜师古注:“息,生也。秏,虚也。”指事物的发展与吃亏、成长与衰 落。 (6)怪,惊讶,骇异。 (7)准,原则,尺度。引申为权衡。 (8)壹,发语词,暗示强调。逮,及、到。 (9)意同抑,抑或,或者。 (10)诡,棍骗,欺诈。与同欤。 (11)迹,调查。 (12)党,同傥,或者。 译文: 陛下有高贵的道德和夸姣的思惟境地,为世俗的卑陋陋劣而无忧无虑,为上 天赐赉的治国之道得不到贯彻而痛心不已,所以选拔贤良朴直之士,策论大义考 察学问,以企光大仁爱大义的人世美德,恢复古代圣王的法令轨制,成立(旷古 未闻的)承平盛世。微臣生成迟钝不具备高贵的道德,将本人晓得的记下来,将 本人学到的说出来, 反复教员说过的话,把本人本来不大的学问全数奉献给陛下 而生怕有一点脱漏的处所。 但谈论朝廷施政行为的得。

(编辑:admin)
http://colour4you.net/xiwenyingmudiban/1572/